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锡诚的博客

刘锡诚的博客——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

 
 
 

日志

 
 

散文:鸽子兰  

2013-07-31 19:59:5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鸽子兰

刘锡诚

 

离木兰宾馆不远的地方,是一片由低向高延伸开去的大草滩。几丈高、碗口粗的落叶松和雪松组成的大片森林,从两边把这片偌大的草滩镶嵌起来。起伏的草滩,如同一条用彩色丝线织成的飘带,向无尽的远方延伸而去。这里就是昔日的木兰围场。这里就是塞罕坝草原。

草滩上覆盖着深可及膝的各色花草,不同颜色的花朵争相吐艳。有金莲花、虞美人、鸽子兰、喜鹊花、迎红杜鹃、京报春、北五味子、欧李、野罂粟、干枝梅……名字美,颜色美,花也美,开放得千姿百态,没有一朵是相同的。这景象不由得令我想起了已故蒙古族诗人纳赛音超克图那首题为《花的原野》的诗。

三年困难时期,我曾在鄂尔多斯下放劳动。那时高原的草滩很好,听说现在不行了。但那时,站在草滩上远望,甚至一望无际,绿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令人神往。而在那些比人还要高的芨芨草草滩里面,隐藏着的那些闪烁不定的眼睛,那些神秘莫测的梦幻,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尽管在那里摸爬滚打了一年,送走了春夏秋冬,怎么就没有留意到草摊上会有这么多似锦的繁华呢?也许,人的处境和心情决定着人的感觉吧。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啊!不是早出晚归在体力劳动中锻炼改造自己,就是为陷入大饥馑中的蒙汉乡亲们明天的吃食操劳。对于草滩上的那些生死由之的野花,要么是无心他顾,要么是视而不见。否则,还能有什么解释呢?今天处身于塞罕坝的草滩之上,倒是不免触景生情,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那片遥远的热土,对那人,那羊,那草,那花,涌现出了一种难以抹去的渴望。

据陪同者介绍说,塞罕坝草原每平方米有60多种花草。你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在一天的不同时间里,会有不同颜色的花儿开放,每个不同的月份里也开不同的花。现在是蓝色的花儿占主流。过一个小时,也许就是黄色的花儿的世界了。细心的人就可以发现,草原的颜色,即使瞬息间就会发生变化。不同时间里,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听了他的话,我便抬头远远望去,但见草尖上闪耀着的,是一片耀眼的深兰。“世界真奇妙!”

我们这些从长期的阶级斗争环境和氛围里走出来的人文作家,如今转到了和平安定和市场经济的环境之中,不免涌动出些许古代士人常有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的情趣,和“惆怅阶前红牡丹,晚来惟有两枝残”的伤怀。作为长期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我们见惯了的,充其量不过是松果凤梨、大花蕙兰、高山杜鹃、蝴蝶兰、变叶木、漳州水仙之类盆栽花卉,不过是路边那些红而惨白的月季、深深院墙里红如丹火的石榴、园中的“迎风子郁金香”、隐喻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湖中莲花,或者不过是那些常常引为知己的春兰秋菊、夏竹冬梅罢了。而今,一旦来到了一个如此陌生而又如此目不暇接的多彩世界之中,有谁还顾得上禁止采摘花草的规定呢?尤其是那些喜欢花草的女同胞们,一个个都把平日繁荣矜持,跑到了爪哇国之外,忘形地采摘着自己喜欢却并不知名的野花,有的擎着采摘的花束摆出各种姿势照相,有的用各色的花枝编织成的花环戴在头上,有的醉卧花丛希冀把美丽与自己定格在永恒的瞬间之中,几乎人人都把自己想象为美丽的“花神”“花仙”了。花乃美丽,花乃青春,花乃爱情,花乃生命!谁不愿意青春常在?谁不想揽住美丽?谁不怀念爱情?谁不爱惜生命?

在瞬间绽开、瞬间即逝的繁花世界中,我独喜欢一种叫做鸽子兰的小花。鸽子兰,不仅名字显得典雅,那蓝色的花簇也令人悦目。在草原上,无论迎着劲吹的疾风,还是突然而降的暴雨,她都摇曳不屈,颇有些令人起敬的风骨。在众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野花群中,一眼便看到了她傲然兀立的身影。尽管鸽子兰至今还名不见经传,甚至连《花经》中也找不到她的芳名,但在草原上数不清的野花中,她却美而不骚,雅而不俗,说得上是一枝独秀。要不人们怎么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好的名字呢?

在参观塞罕坝林场的陈列馆时,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份类似英雄谱那样的材料,其中有一篇小文章,介绍了一个多年如一日辛勤工作在草原林区的女森工。那篇文章里,这位可敬的青年女森工,被称作草原上的“鸽子兰”。遗憾的是,因时间的关系,没有见到这位有“鸽子兰”美称的女青年,也忘记了她的真实姓名,但她的事迹和“鸽子兰”的美名,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之中。“鸽子兰”,对于这位青年来说,不是徒有虚“名”,而是一种品格和精神的表象。青年时代,读过保尔?柯察金那一段关于人生的名言,从中受到过巨大的鼓舞和激励,在此后的几十年中,不管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处于什么样的人生境遇之中,而那段话永远铭刻在心,永远是指引我前进的精神力量。人可能有各种各样的青春,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境遇,有的壮丽,有的平凡,有的辉煌,有的平淡。壮丽的青春固然伟大,辉煌的青春固然堪可称道,而那些在平凡岗位上放射出灿烂夺目光彩的青春,就不值得敬重和称颂吗?“鸽子兰”把自己花朵般的青春,献给了这片寂寞的大草原,献给了这片苍莽的大森林,像高尔基笔下的丹柯那样,以自己的生命之光,照亮草原和森林的的暗夜。她的青春年华,是与草原的勃勃生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朝朝暮暮,岁岁年年,草原上、森林里,都闪现着她的身影。

草滩上的鸽子兰,开得无声无息,开得平静,但也开得灿烂,开得热烈。大草原和大森林,不能没有鸽子兰;缺少了鸽子兰,大草原和大森林不就显得单调和黯淡多了嘛?可是,谁又留意这种名不见经传的鸽子兰,为苍莽浩瀚的大草原和大森林,增添了多少色彩和魅力,做出了多少贡献呢?

 

发表于《文汇雅聚》2013年芒种集(20136月)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