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锡诚的博客

刘锡诚的博客——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

 
 
 

日志

 
 

旧作:民间文学理论建设刍议  

2014-02-27 20:40:19|  分类: 理论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文学理论建设刍议

刘锡诚

 

粉碎“四人帮”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民间文学事业从恢复到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在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下,搜集整理、理论研究、队伍建设、出版事业等各个方面,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好形势。

同时,我们还要看到,理论研究工作同搜集整理工作比较起来,显然是落后了。虽然我们已经培养出了一些从事理论研究工作的专业人员,但毕竟还没有形成一支装备精良、修养有素,可以纵横驰骋的理论研究队伍;虽然我们已经写出了一些具有一定学术水平的理论文章,但毕竟还没有出现一大批学术水平较高、有独创见解的学术专著。对实际工作中所提出的大量迫切问题,也还缺乏高度的理论概括和有说服力的、科学的回答。总之,民间文学理论研究至今仍然是我国社会主义民间文学工作的一个薄弱环节。不认识这一点,从而把民间文学的理论工作促上去,开创民间文学工作的新局面云云,就仍然不过是一句缺乏坚实基础的空话。

无论是建国以后的十七年,还是粉碎“四人帮”以来的七年,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差不多一直是把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工作放在整个民间文学事业的第一位来进行的。实践证明,这样做是正确的。经过许多专业的和业余的民间文学工作者的大规模艰苦工作,搜集了包括各个民族、各个地区在内的数以万计的民间文学作品,为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打下了初步的基础。当然,搜集工作是不平衡的,有些地区开展得好些,有些地区则由于各种原因开展得差些,有些民间文学蕴藏很丰富的地区至今还是未开垦的处女地。搜集工作虽然取得了值得骄傲的成绩,今后我们还应尽可能发动可以发动的力量进行较大规模的搜集采录,特别是可以利用各省、市、自治区编纂多卷本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和《中国谚语集成》的机会,把搜集工作普遍推动一下。

党的十二大向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提出了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历史任务。民间文学战线应当以什么为主要环节来推动民间文学工作新局面的出现呢?我们认为,现在是到了把加强理论建设作为整个民间文学战线的重点来抓的时候了。我们要在继续深入开展搜集工作的同时,加强民间文学理论工作,要不尚空谈、脚踏实地地把理论建设工作抓紧抓好,并以此带动和推进整个民间文学事业(特别是搜集整理)的坚实发展。

加强民间文学理论建设,既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任务的要求,也是民间文学事业在新时期发展的要求。“全面收集,重点整理,大力推广,加强研究”,是一九五八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民间文学工作者代表大会上通过的民间文学工作方针。但由于整个政治形势的影响和指导思想上“左”的干扰,一个时期以来这一方针,特别是“加强研究”,并没有得到全面的贯彻落实。有一些民间文学作品的评论、民间文学体裁的论述和民间文艺学史方面的探究,或多或少受到阶级斗争扩大化理论和实践的影响,偏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在“左”的思想影响下所进行得一些政治批判和学术批判,严重地挫伤了许多民间文学学者、专家和青年学术工作者的积极性,使民间文学研究工作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粉碎“四人帮”的短短几年里,理论研究工作空前活跃起来,先后在北京和上海创办了理论刊物《民间文学论坛》和《民间文艺集刊》,云南的《山茶》、湖南的《楚风》等也辟出一定篇幅发表学术研究文章,一批中青年理论研究家崭露头角,研究的领域有了新的开拓,研究方法也有新的探索。双百方针的贯彻执行,对外开放政策的贯彻执行,知识分子政策的贯彻执行,为民间文学理论工作的活跃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现在我们应该努力发展这种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

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和理论研究,是民间文学工作中不可割裂的两条战线。二者的关系处理好了,就能够富有成效地推动社会主义民间文学事业的前进;处理不好,甚至失调,就会阻滞民间文学是也的健康发展。搜集整理工作,如果离开了理论的指导与帮助,往往会停止在一定水平上,甚至陷入某种盲目性;理论研究工作,如果离开了大量的、科学的搜集整理的材料的支持,就永远是口头的理论。二者不仅不可偏废,而且使相辅相成的。今天,在搜集整理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成绩的基础上,强调着重加强理论研究工作,强调围绕着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体系,安排我们的各项工作,并不是否定搜集整理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相反地,我们在这方面的任务还是极其艰巨的,还要付出几代人的辛勤努力才能奏效。同样,我们着重强调加强理论建设工作,也不是停留在过去的那种笼统的提法上,而是以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体系为核心内容和奋斗目标。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服从于这个奋斗目标。

开创理论研究工作的新局面,努力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民间文艺学体系,目前还有一些认识问题需要加以探讨和解决。

第一,要使民间文学理论研究进一步活跃起来,提高学术水平,就要坚持开展两条战线的斗争。我们要继续清除“左”的思想、庸俗社会学理论的不良影响,坚持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在学术问题上提倡不同意见的争鸣,允许和鼓励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包括批判地吸收外国学者使用的某些方法)结合中国的实际进行独创性的研究。我们不能再重复过去犯过的“左”的错误,混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的界限,无线上纲,乱扣帽子;在学术问题上,只要是对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有利,对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有利,对提高我们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有利,对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民间文学理论研究有利的研究工作,都应该得到支持和尊重。当前,我们要着重反对来自右的方面的干扰,反对把民间文学商品化的倾向,反对搞精神污染。我们提倡一切民间文学工作者自觉地运用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工作的指导,坚持唯物史观的科学态度,反对唯心史观。不同见解、不同学派的研究者们之间应当建立平等的对话,通过讨论互相学习,坚持真理,同时也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见解。

第二,民间文学既然是一种文学现象,那么它就同一个时代的文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肉关系。因此,我们的民间文学理论研究工作就不应当、也不可能脱离当代的总的文学思潮和文学运动,“躲进小楼成一统”,与文艺界、文艺理论界不发生任何关系。过去,民间文学理论研究工作一度与文学研究工作(文学理论、文学史、美学)处于隔绝状态,导致了在一些交叉和边缘学术课题上的停滞或偏狭,如对史前艺术、神话学、现实主义的源流、文学的民族性等。反过来,文学研究(特别是古典文学研究)同民间文学理论论研究的长期隔绝,也出现了在某些共同性问题上“不知有汉”的局限。这都是对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民间文艺学很不利的。应当说明的是,我们在这里强调民间文学研究工作与文学思潮、文学理论工作的联系,丝毫不意味着可以不动脑筋,不做独立的、艰苦的研究,而把普通文艺学的现成的结论简单地移植过来套用自民间文学现象上。那样做的结果,就是只看到了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的共同性,而忽略了或抹杀了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的差异性,就要犯简单化的错误。

民间文学又是一种文化史现象,我们必须把它放在一定的文化史的地位上去研究,去评价。高尔基曾指出过,民间文学是奇特地伴随卓历史而发展的。比如说,人类早期的艺术(如神话)曾经达到过迄今为止不可企及的艺术高峰。又比如说,某些人民口头创作直接反映着社会生产力。再比如说,大量的民间文学现象是同社会习俗、同仪式和宗教等交织在一起的。因此,我们说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有共同性的一面,又有与作家文学不同的一面。它有自己的独特的规律。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探索并弄清它的规律。由于我国文化史研究的薄弱,相应地也影响了我国民间文学理论研究的发展。至今我们还不能说已经充分认识了民间文学的规律。比如,我们一度习惯于拿普通文艺学的尺度去衡量和要求民间文学,从而出现过某些庸俗社会学的偏差,这种情况近几年虽然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地纠正,但还不能说已经做得很好了;同时也有的同志抛弃或排斥文学和美学的研究方法和标准,而用纯粹属于民俗学、民族学、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与标准(从民俗学、民族学、人类学以及其它学科角度研究民间文学也是需要的),甚至把这些不同的学术领域等同起来。这两种倾向,我们都是不赞成的。研究视视野的扩大,研究领域的拓展,新的研究方法与研究手段的探索,都是十分必要的,应该鼓励的。“文化大革命”前有一个时期,把民俗学当成资产阶级的学科不加分析地加以鞑伐,是错误的,是受“左倾”思想影响的一个表现。今天,我们应当接受这个历史的教训。同时,我们应当努力做到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统帅这个对我们来说新恢复起来的学术领域,使它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同志并没有弄清楚民间文艺学的内涵,没有弄清楚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的内涵,而把其他社会科学学科与民间文艺学等同起来了。民间文艺学与民俗学是两个有着密切关系而又各自独立的学科,民间文学与民俗学作为文化史现象互有联系,但又各有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规律,不能等同视之。否则,不独不能有力地推动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体系的发展,反而是削弱了它。

第三,我们的民间文艺学理论研究,必须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这就是说,要从中国的多民族的民间文学的实际情况出发,要有我们的民族特点,要符合中国的国情。解放后,我们一度比较多地介绍了苏联的民间文学理论和经验,对于推动我国民间文学理论的建立与发展,曾经起了不能抹杀的积极作用。当然,也有不顾我国国情生搬硬套的教条主义倾向。今天,我们在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间文艺学的过程中,一方面要花大力量系统地整理和研究我国古典民间文艺学理论遗产,另一方面又要广泛地介绍外国民间文艺学的各种学派的论著,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论著。闭目塞听,拒绝向外国学习是愚蠢的。对于外国的民间文学理论,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加以批判地研究和借鉴,而不能盲目地认为凡是外国的都是好的,都是符合中国实际的。同时,也许是最重要的,是要对我国多民族十分丰富的民间文学现象以及30多年来我国民间文学工作所取得的丰富经验做出合乎实际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概括,并把我们的理论系统化。居住在中华大地上的56个兄弟民族,在我们的共和国诞生的时候,处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因此,他们的民间文学不但是千姿百态的,而且反映了人类经历的不同社会阶段的社会关系和生活情况,为我们的理论研究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丰富而多样的资料,这在世界上是无与伦比的。我们的民间文学以其丰富瑰丽吸引着世界各国的学者们,许多国家的民间文艺研究家和汉学家,争相从事中国民间文学或中外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这样的国际环境,要求我们尽快地提高我们的学术水平,写出与我国丰富的民间文学、与我国的国际地位相称的著作来。

发展民间文学理论,不是为了把理论束之高阁,而是为了解决我国民间文学工作的实际问题。任何排斥理论或把理论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理论研究的选题,无非是来自两个方面:(一)实际工作中提出来的一些迫切理论问题;(二)理论本身的发展中提出来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这两方面的研究都是重要的。我们既要回答实际工作中提出来的迫切理论问题,又要探讨和阐发理论发展提出来的基本理论问题。要解决好普及和提高的关系。我们既提倡专门家在掌握尽可能多的资料的基础上提出新的观点的专门性著作,也要发展群众性的研究工作。一篇好的民间文学调查报告,同样可以成为一篇优秀的民间文学论文。

加强民间文学理论研究工作,并不是要全国各地都“一刀切”。凡是搜集工作基础较好、研究力量比较雄厚的地区,就可能积极地、有步骤有计划地把研究工作抓起来。搜集工作搞得还不很好、研究队伍还比较薄弱的地区,就要在开展搜集工作和抢救工作的同时,积极地为开展理论研究工作创造条件,即使搜集和抢救工作中,也有大量的理论问题和学术问题。

加强民间文学理论研究工作,有很多组织工作要做。首先是组织理论研究队伍。总会和分会都要积极地、逐步地设立自己的专业研究人员,从事民间文学战线的迫切理论问题和其他专题的研究,同时,要积极地组织会员和社会上从事理论研工作的人员,发现和培养青年研究人才,使之逐步形成一支有战斗力的民间文学理论研究队伍。其次是制定规划和选题。我们要制定较长远的研究工作规划和具体的选题计划。各分会从本省民间文学的实际出发,抓一两项有较大影响的专题研究,以推动其它。

至于民间文学理论研究工作的组织,可以采取灵活多样的、可行的方式。一些重大的共同的课题,可由总会和有关分会共同组织,也可以由几个分会共同组织,形成协作区。比如近几年形成的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吴语民间文学协作组织和东北三省联合进行的满族民间文学调查,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去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上,云贵川三省商定的神话研讨会,也是一种可行的方式。史诗流传的新疆、青海、西藏、内蒙古也可以以史诗研究为中心进行这样的协作。这样,可以集中人力、物力,在较短的时间内做出成绩来。

写于1983年12月8日

 

附记:本文系1983年12月8日召开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第三届第二次理事会上所做的报告《开创社会主义民间文学事业新局面》中的一部分,曾在《民间文学论坛》杂志1984年第1期上单独发表。此后,1984年4月在峨眉山召开的全国民间文学理论著作选题座谈会上,我再次阐述了本文中的基本思想。

收入《原始艺术与民间文化》,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8年1月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