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锡诚的博客

刘锡诚的博客——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

 
 
 

日志

 
 

难忘六堡  

2016-05-13 09:12:5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六堡
栏目:笔荟
作者:刘锡诚  来源:中国艺术报

    一九六二年十月二日,中国文联怀来文艺农场,丁素、张帆、李树新、黎朗、袁汝明、刘锡诚、许光远等 佟树珩 摄

  老友顾建中去年9月间打来电话,与我商量要编写一本《文人与张家口》的书,并要我提供一些情况并为其写序。北京和张家口经过申报被遴选为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主会场后,给北京和张家口两市增添了一系列新的话题。张家口的文人,无疑也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题目。一是张家口在历史上确实是一个文化之都,包括1945年后从延安转移到这里的大批革命文艺家,一时曾有“第二延安”的美誉;二是1957年反右运动中及其后,不少中国文联和作协系统的文化人落难于此,构成了张家口的文化品格。日前,他把这本《文人与张家口》的选集给我送来,完成了他作为张家口文化人为张家口文化做点事的夙愿。

  尽管老顾为这本书的编写费了很多心思做了很大努力,也还有不少知名的文化人没有收录进来。仅我所认识的,如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文联副秘书长、著名文学史家阿英。新中国成立前夕,阿英曾任察哈尔省文联主席,察哈尔省的省会就是现在的张家口。阿英曾组织过察哈尔省民间艺术的全面调查,有调查报告。著名的蔚县剪纸艺人王老赏就是在他主政时发现并介绍到全国的。又如从延安进北京的文艺干部、解放后曾担任过江西省文联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系二部主任、 《民间文学》杂志编辑部主任的江橹, 1958年反右补课时被开除党籍,遣送到张家口,文革后想回北京找到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周扬,尽管周扬批了让他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新成立的拉美所,最终并没有办成,后被任命为河北工业学院党委书记。老顾对我说,找过他了,他已经年迈糊涂了,他的女儿对父亲的这些遭遇不得其详,说不清楚。张家口藏龙卧虎,湮没无闻者怕不只阿英和江橹。

  这使我回想起当年中国文联文艺农场的设立。1957年反右斗争后,中央有指示,凡是没有经过战争考验或基层工作锻炼的青年干部,一律下放农村劳动锻炼补课。于是,中国文联利用学习联络部主任、作家张雷同志(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变天记》 1955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新中国成立前在张家口一带打游击的老关系,与当地挂钩,在张家口地区的涿鹿县桑干河南岸一个叫六堡的村子附近辟出一块地盘,建立了文艺农场,专供文联系统的青年干部来此劳动锻炼,改造思想。

  事有凑巧,不久前,我的邻居、摄影艺术家佟树珩先生送给我的一帧他在1962年拍摄并珍藏的老照片,照片上那些人物,就是我们这一批下放在张家口地区涿鹿县六堡中国文联文艺农场劳动的年轻文艺干部,分别来自于中国文联所属的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中国曲艺研究会和中国摄影学会。 (剧协干部劳动的地方,另在桑干河边上的温泉屯——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中写的那个地方。 )画面上显示的是那年深秋时节的一个普通的劳动日,在砍完高粱的地头上大家聚集在一起自得其乐。大多数人手里的镰刀还没有来得及放下,在青纱帐的掩映下闪耀着寒光。袒胸露背的崔建堂(美协)和表情丰满的许光远(曲艺研究会)紧紧攥在手里的,是一小捆刚刚砍下来、还残留着几片零落的黄叶的秫秸。在我身旁的江帆,是美协《漫画》杂志的编辑,应该是比我年长十岁,江苏常熟人,比我们北方人长得秀气,那时已是小有名气的漫画家了,他的作品《响尾蛇》曾获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1957年)一等奖,后来任人民日报社主办的《讽刺与幽默》编委,我还给这本杂志写过一篇《永锡难老》的稿子。最左边的那位是黎朗,黑龙江人,显得粗壮,在《美术》杂志当编辑,能绘画,作研究,会摄影。他的水彩画《春雨》曾获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文革后定居香港,著作有《大陆书评集》 《画家李可染》 《艺海若航》等。曲艺研究会的丁素,年轻时已初露锋芒, 1961年就曾与冯不异、王亚军合作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西河大鼓的主要流派》 ,溯本穷源,论证了西河大鼓原本是河间大鼓或梅花调,是在木板大鼓、弦子书的基础上,吸收民歌小调和戏曲唱腔,经历代艺人加工、创造而发展起来的。满脸笑颜的小袁(袁汝明)也不是等闲之辈, 《悠悠岁月——浙江省老摄影家作品集》收有他的作品。

  三年困难时期,口粮、副食都要凭票定量供应。那时每人每月的大米是2斤。为中国文联的全国委员们提供少量的大米和筹集副食补贴,自然也就成了兴办农场的另一个原因。为办好农场,文联各协会抽调了24名干部参加文艺农场的生产管理工作,期限一年。而画面上的我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已经经过一年的下放劳动的,就说笔者和民间文艺研究会的张帆吧,三年困难的头一年, 1960年至1961年,我们就下放到鄂尔多斯大草原上的达拉特旗劳动过一年了,这次下来,只是短期劳动锻炼。在这里,我们不止是参加了大田作物红高粱的收割,也曾下过稻田。张家口距北京虽然只有200公里,气候却冷得比北京早, 10月份的水田里早晨已经有冰凌了。挽起裤腿下到有冰凌的水田里干活,对我们这些书生而言,实在是一种生命的考验——劳动锻炼嘛。我们在此地参加劳动种出来的大米,由于气候寒冷,无霜期短,质量上乘,口感很好,都由中国文联办公室领导下的那个“文艺茶座” (小卖部)分送给中国文联的全委们享用。

  那时我们正年轻,再苦再累也不感到苦和累。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在劳动中改造思想,似乎成了每个人当然的责任和使命。远去了的六堡只是我们漫长的人生途程中的一个小小的然而是难忘的驿站。我们的劳动和青春,在中国文联曲折前进的路上留下的脚印,想来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60年了。

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history/20160513/index.htm?page=/page_8/201605/t20160512_329850.htm&pagenum=8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